本可退伍却又跑到特种部队为啥要当特种兵? -月博登录中心入口

本可退伍却又跑到特种部队为啥要当特种兵?

发布时间:2019-06-21 11:03:46

铺开淡绿色伞布,刚调入第77集团军某旅的女兵赵晨程蠢笨地将10几公斤重的伞具从伞包中抽出,葵力果努力整理着伞绳。

而这全部,则被偷偷前来探望的父亲赵军看得一览无余。他想不通,本可以舒舒服服比及退伍的赵晨程,为什么要跑到特种部队自讨苦吃。他固执地以为,女儿这是一时冲动,过不了几天准会打起退堂鼓。

请关注今天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的详细报导——

即将满服役期的第77集团军某旅女兵赵晨程决定留队,并申请从话务员转型特种兵。她的选择从前困扰着父亲赵军——

女儿为啥要当特种兵

丁 涛 毛世川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李佳豪

暮色已至,第77集团军某旅特战女兵赵晨程(左)仍在伞训场上奔波。毛世川摄

初夏川西,烈日当空,烈日把地平线烘得泛起虚光。

铺开淡绿色伞布,刚调入第77集团军某旅的女兵赵晨程蠢笨地将10几公斤重的伞具从伞包中抽出,努力整理着伞绳。

而这全部,则被偷偷前来探望的父亲赵军看得一览无余。葵力果他想不通,本可以舒舒服服比及退伍的赵晨程,为什么要跑到特种部队自讨苦吃。他固执地以为,女儿这是一时冲动,过不了几天准会打起退堂鼓。

不久前,原打算今年底退伍的话务班班长的赵晨程,得知集团军将要组成女子特战排,第一时间递交了交流申请书。眼瞅就要将女儿盼回家,老赵的心被一通电话揪到了嗓子眼——“爸,我打算转岗特种兵,再干几年。”“什么?”“其实我现已来新单位签到10多天了。”“啥?”

那天夜里,老赵急得团团转,他给女儿的战友挨个打电话,希望大家能劝劝赵晨程,可赵晨程爽性把手机设置成拒接所有来电。“就是绑,我也要把她绑回来!”第二天一早,老赵气冲冲地登上了火车。

可还没等老赵“绑人”,赵晨程就被“五花大绑”送上了反恐练习楼——

这天下午,连队组织滑降练习。躲在远处树丛里的老赵看得真切:10多米高的楼顶上,女儿将维护绳紧了又紧,两条腿抖得像在筛糠。突然,教练员双手一松,赵晨程顺势落下……

“不好!”老赵一跃而起,却被伴随的连长卢斌拦下。回头再看,女儿早已顺着滑降绳安定着陆,脸上还挂着灿烂的笑容。

这样的笑容,老赵在随后“蹲守”的日子里,瞧见了无数次——

牵引横越,赵晨程不小心跌入池中,动身倒掉作战靴里的脏水,她“傻傻”地乐;应用射击,她第一次打出合格,咧着嘴挥舞靶纸一蹦三尺高;葵力果捕俘格斗,她被对手摔在泥里,爬起来后抹一把脸,依旧笑得顽强……

女儿的笑,让老赵既疼爱又欣喜。渐渐地,他那颗铁了的心也开端动摇。4天后葵力果,老赵一早就悄然动身,脱离兵营回来家中。他终于弄懂了女儿为啥要当特种兵——她只想离战场再近一点。